筷子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筷子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官员诗人车延高退居二线曾写诗赞徐帆漂亮被骂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20 11:39:18 阅读: 来源:筷子厂家

那个写出“徐帆的漂亮是纯女人的漂亮”的武汉纪委书记,曾在刚刚勃兴的微博

车延高是最早的“网红”之一。让他红起来的,并不是“官员”与“诗歌”中的任意一个,而是二者的合谋。

车延高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,图为颁奖典礼中,他从颁奖嘉宾手中接过奖杯

他60岁,已到离开现职的年龄。

车延高因2010年的“羊羔体”诗歌受到关注——那个写出“徐帆的漂亮是纯女人的漂亮”的武汉纪委书记,曾在刚刚勃兴的微博

少有人真正关心“羊羔体”之外的纪委书记。

长时间内,他在官员和诗人两种身份中转换——写诗努力剥离官气,但仍不忘渗入正能量;发表诗歌不署头衔,但仍十分在意外界对官员写诗的评价。

与新赴任的纪委书记交接之后,他驱车赶往机场赴浙江义乌诗会,手指不断有节奏地敲打车厢,像发电报,他或许想起了四十年前,在青海部队当报务员的某一天。

四十年后,这名前报务员止于纪委书记任

书记与诗歌,从此井水不犯河水。

“在时间里把自己洗白”

在4月27日的交接现场,车延高身着深色西装、黑白条纹衬衣,一头黑卷发。

在最后的发言中,他讲了两句自我勉励的话:“‘铁肩担道义’,‘吃草,挤奶’。”颇暗合时下雅俗搭配的“新官腔”。

恰在交接当天,《楚天都市报》发表了一篇车延高的诗歌,题为《在时间里洗手》,“不浣纱/不会把自己洗得这么白”。

“在时间中把自己洗白”,仿佛一种身份与另一种身份的和解。

以离开武汉市纪委书记岗位为节点,车延高的人生可以写出两份完全不同的履历。

1970年代,他在陕西当过喷漆工,后到青海当兵,期间疯狂读书、写稿、投稿,虽遭遇37封退稿信的挫折,但没放弃,一直写,直到发表。

1980年代,车延高转业回武汉,又爱

2005年以后,重拾诗歌;2010年10月获得第五届鲁迅文学奖,却意外因一个月前发表的一组诗中的《徐帆》当了“网红”。

这些经历,几乎是当代50后诗人的标配。

但车延高的另一份履历,却少有人关注。1981年复员回到武汉后,他花了二十年时间,从武汉二七街道办事处的一名青教干部,升任武汉市江汉区区委书记。

这二十年,正是他写杂文的盛年。时任《长江日报》评论版编辑叶昌金和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回忆,

与文学创作水平一同默契

他的杂文多分析社会思潮、招商引资等社会现象,“都是建设性的”,批评政府行政的基本没有。文章虽然署名“车延高”,他所担心的对号入座暂未出现。

出生于山东、在武汉工作三十五年。

在纪委书记任

他更愿意提及他作为诗人的身份。2005年至今,他写了九百多首诗歌,出版了四本诗集、一本散文集,还有五部书稿一直压着没发表。

车延高曾承认,写诗确实造成外界对他的一些误解,有的甚至直言他不务正业。

“谁让我是官员呢,得奖了,被人在背后说不太好”

有人认为,若车延高诗歌写得好,那他一定是分裂的——一般而言,官员的理性与诗人的感性相悖。

中国古代,士大夫政学合一,写漂亮文章与当好官不矛盾。但在现代,官员诗人要在公文体和诗歌语言之间转换,还要在理性逻辑和感性思维之间游走。

被人问得多了,车延高有些苦恼:“确实不存在分裂感。这对我来说,从来就不是一个问题。”他和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。

没有“分裂”感,或源于他独特的作息。每天,他把创作时间放在了清晨5点10分到7点40分,其余时间留给“纪委书记”。角色扮演分配的时间极不对称。

每天短暂的两个多小时创作,车延高会经历一番思维的拉扯,剥离官员身份带来的八股、公文式“官气”。

训练至今,手法纯熟。但在十几年前,一首诗中的磅礴“官气”,映照着他的“失败”。

2005年5月,车延高发表的组诗《哦,长江》就是这样一篇“失败”之作:

“在岁月为日子开凿的河道

有诗人看到了,毫不客气地当面批评,你这诗写得一般。车延高承认,这首诗有强烈的政治抒情色彩。

尽管他后来读了很多80年代朦胧派诗人、海子、张早等人的作品,减淡了诗歌的官气,但他因官场而被型塑的诗歌品味,或许很难剥离,最终转化为他的文学气质。

品味便是“正气”和“正能量”。

原湖北省作协副主席谢克强回忆,他们在为《中国诗歌》选诗时,车延高会比较注重生活的温暖和阳光,倡导光明、接地气。

写诗九百首,弘扬正能量,纪委书记车延高却很害怕送别人自己的诗集。

他经常看到,对方拿到自己赠的书后,知道自己是纪委书记,翻都不翻,书就被扔在一边了。

这一行为刺到了他的神经。他没有马

“纪委书记”,厅局级,似乎是他在诗歌圈内努力去掉的“麻烦”:投稿,不写自己的身份,实在有要求,只写公务员。文学评奖,也以公务员身份参加。

“羊羔体”事件后,他不再申报文艺圈的评奖。现在回想起来,他在意的仍是公众的“看法”:“谁让我是官员呢,万一得奖了,不管是不是靠实力,被别人在背后说总是不太好。”

“我不想让官员身份,影响别人对我诗歌的评价。”车延高和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。

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

“写‘羊羔体’,我只得到了骂声”

车延高是较早的“网红”之一。让他红起来的,并不是“官员”与“诗歌”中的任意一个,而是二者的合谋。

2010年,车延高前一年出版的诗集《向往温暖》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。但让他走红的,却是另外三首——《徐帆》、《刘亦菲》和《谢芳》。

三首诗发表在2010年的《大武汉》

当时风华正茂的微博发倔了它,前八行近乎白话的表达,瞬间红透。

如果不是获鲁迅文学奖,成长中的段子手们或许不会专门去揭他的底。

面对本人微博底下汹涌而来的负面评论,活在报刊、诗刊、个人博客等文学刊物土壤

网友又扒出车延高“纪委书记”的身份,鲁迅文学奖迅速发酵成一场“羊羔体(谐音‘延高’)风波”:网友质疑车延高的诗歌水准、怀疑鲁迅文学奖的公正性,甚至认为这是“文学媚权”的典型写照。

有人甚至说,这是官权支持下的粗俗低级诗歌强奸了缪斯。

车延高有些不淡定了,鲁迅文学奖公布后的第二天晚

接着,他在博客

他试图获得理解,但更多是冷嘲热讽,“果然是‘羊羔体’”。

“纪委书记”压力很大,连着四五天,他意外成为曝光度较高的纪委书记,但并没有谈论反腐倡廉,而是回忆“羊羔体”创作经过。

“‘因祸得福’,我只得到了骂声”,车延高说。

不少诗人朋友安慰他,有些人就是对官员写诗有偏见。

不过,也有例外。中纪委的《纪检监察》杂志和中宣部的《党员生活》就向他约诗。

诗歌在陌生的社交媒体

“这是特定时期的温暖。”车延高和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。

压在诗歌

羊羔体风波之后的六年,热闹的微博

这六年,他还是写诗,只是发表的极少,之后他的作品中,出现了关于“羊羔”的意象。

2012年,车延高甚至在《诗刊》

“羊羔羔跪在日月山下/蚂蚁草就把个影子埋了/羊羔羔直起个脖子/格桑花就在天

他还刻了一枚“羊羔体”的印章——一只象形的羊头,加

当年,网友骂他的评论,他收集整理,也要出版。编著者是车延高。

这几年,不少微信公号陆续刊登车延高以前的诗歌,为了增加点击量,在标题

一些网友在公号下面留言:“‘羊羔体’这几年水平进步不少。”

车延高和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苦笑:“这些诗,有不少都是我当年获奖的作品。”

4月27日,离开武汉纪委书记的岗位后,车延高的时间更多,但也感慨:“我今年已经60岁了。”

离开纪委后,他将去湖北省巡视组,说不定能为以后想要创作的反腐小说积累素材。

“熊召政写《张居正》用了十年;刘醒龙写《圣天门口》用了六年。”而他还有写作计划。

他想过三年后彻底退休,也准备租个“工作室”,用

27日中午,交接大会一结束,车延高就驱车赶往机场,去浙江义乌参加作协举办的“骆宾王诗歌奖”颁奖活动。

相比以往,这一次,他不再跟身边的工作人员安排工作事宜。

车朝机场驶去,路的前方,迎接他的,是车诗人。

这一次,以及将来,书记与诗歌,井水不犯河水。(记者 张维)

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

­  老婆生孩子早产,我发现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多高兴,开始的时候没有注意,以为是生孩子疼的。后来,妈妈回家收拾东西的时候,我看到她掉下的泪珠。

­  问她原因的时候,她让我先去看看孩子,我监护士的窗子前,仔细的观察儿子,孩子的皮肤特别白,鼻子特别高,头发黄黄的有些卷,怎么看怎么像个外国孩子。我问医生是不是弄错了,谁知他们说老婆生下的孩子就是这个。再次回到老婆床边,老婆哭的更厉害了。我从她的表情中知道,孩子不是我的,即使我特别的难受,我也不能把这个事实公布,因为我怕两方的父母受不了。

­  终于等到出院回家,老婆才和我说了实情。老婆在怀孕前去学过了段时间的外语,与一个外教老师的关系挺好的,他们经常在一起说口语,见的面多了,聊了多了,自然就会产生感情。但老婆还算有理智,知道自己是已婚不能胡来。谁知,在他们外语结业的时候,老婆和外教都喝醉了,醒来时,才发现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。

­  本来老婆想找机会告诉我,但又怕从此失去我,就一直没有说,后来就怀孕了。老婆万万没有想到,他与外教的一次意外,竟然怀了孕。事情发生到这里,我不知道该如何收场,从良心

­  这个时候的我迷茫了,我不知道应该不应该把老婆找回来,如果找回来,孩子的事如何解决?

­  翁进谈心:你把一个好难的难题出给了我!!!你的妻子选择了要孩子并且离开了你,她的决定理智而正确,因为母亲的责任让她不可能放弃孩子,她爱着你,但是她把选择权交给了你,这是一个合情合理的做法。现在就看你的决定了。你们有很好的感情基础,你仍然爱着妻子,我相信她也一样,但是这个孩子的出现可能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是你的痛点。这件事也取决你是怎么看待的,以及如果你接受了她们母子,你准备今后怎么来面对这个孩子,又或者你和妻子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在你们今后的生活中留下阴影。你有没有能力和勇气来面对可能在今后来自于你的家庭,甚至社会的压力。这些问题很现实,也考验着你们的关系和处理危机的能力,我建议你可以暂缓决定,仔细考虑这些问题,一旦你作出决定,就不要后悔和反复,把它作为自己认真慎重的最佳决定!

责任编辑:朱惠娥

嘉兴的张某和钱某原本是陌路人,因为张某的妻子小方,两人成了冤家对头,一个身陷囹圄,一个声名狼藉。

事情还得从2015年6月份说起,钱某在KTV唱歌时认识了小方。当时,两人都喝了不少酒,昏昏沉沉中,钱某带着小方回了家,两人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发生了一夜情。

第二天,钱某看小方没事的样子,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。可是,那一头,小方彻夜未归,可把丈夫张某着急坏了。

小方回家后,张某连忙询问情况。在张某的一再逼问之下,小方不得不说出了事情的经过,但委屈地说自己当时喝醉了,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事情既然已经发生,妻子也已经一再悔过、道歉,张某最终选择原谅妻子,但要求她以后再也不能跟钱某联系。

然而,事情却并没有因此而结束。2015年11月的一天,小方出门没带手机,张某随手翻看小方的微信,竟发现钱某和小方一直保持着联系。

盛怒之下,张某决定要好好教训一下钱某。当晚6点多,张某和自己的好友李某一起找到钱某,连哄带骗把他拉到了海边。当张某说出小方的名字时,钱某心里就明白过来这是小方的老公找自己来报复了。

张某和李某一唱一和,一个说要把钱某推下海清醒清醒,一个说要把张某塞进后备箱。此时的钱某只得顺着两人的意思,假装任由两人处置,再寻机会逃跑。

被胁迫之下,钱某表示愿意赔偿五万,但是自己身

僵持了一会,李某觉得不是办法,便提议让钱某写下欠条,如果不按期给钱,就让钱某把自己的车抵给张某当做赔偿。于是,钱某只得给张某写下了一张五万元的欠条。趁着张某拿到借条后稍有松懈,钱某迅速逃跑并报了警。

公安很快将张某和李某抓拿归案,两人均如实交代了案发经过。

嘉兴海盐法院经过审理,以敲诈勒索罪,分别判处张某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千元;李某有期徒刑十个月,缓刑一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。

海口长流镇联防队员拆违打人调查 揭秘事件始末真相

这个五一小长假,海南省海口市一场打击违建的政府行为成了引发关注的全国性新闻:妇女和少年被执法人员暴打的视频在网络

当事双方各执一词:被打的哭诉遇到了暴徒,拆违的坚称遭到了暴力抗法。

事件虽已进入第三天,仍难以还原全部真相,以至于海口市委市政府在紧急处理相关负责人的同时,向媒体表达意愿:欢迎媒体介入调查事件经过,让广大群众包括网民了解事件的前因后果,更客观地认识事件真相。

最新消息:警方通报海口长流镇暴力拆违事件真相:联防队员殴打群众

打击违建为何变成妇孺被打

海口市委市政府的态度很明确,其在新闻通报中指出:党和政府代表群众的利益,无论是执法,还是其他任何时候,都不能对手无寸铁的群众,特别是妇女、儿童进行殴打,这是党纪国法不能容忍的。

已被认定真实的视频令人震惊:身穿黑衣的执法人员手持棍棒、电棒,向已无还手之力的妇女、少年挥去,电棒碰触妇女之后的电火花伴随着凄惨的叫声。

更多的视频则显示,在联防队员打人之前,执法者与涉嫌违法建房的群众之间已发生暴力冲突:群众用提前准备好的烟花对准执法者射击,有群众从二楼、三楼高处向执法者扔石块、砖头,穿着校服的学生也出现在视频中;执法者则聚集在一起躲避,有执法者拿起石块还击,以致事态愈演愈烈。

海口市于5月1日早晨第一次通报了部分事实:4月29日起,海口市秀英区组织实施强拆,当日已成功拆除琼华村“非法占地违法建筑”31宗。4月30日

“对执法人员采用丢砸石砖、燃放鞭炮、发射烟花、点燃煤气罐等暴力抗法行为,妄图阻碍正常执法,扰乱正常执法秩序,造成部分执法人员受伤,严重威胁到执法人员和周边群众的人身安全。”海口市的新闻通报称。

事发3天后,有琼华村的村民告诉记者,执法人员见人就打,“哪里管你是不是暴力抗法”。琼华村所在的长流镇一名干部则说,有些执法人员被飞来的砖头、石块砸破了头,碰伤了腿,流了血。

然而,舆论愤怒的焦点是,为何对手无寸铁、已无还击之力的妇女和少年实施暴力?

就在舆论发酵的同时,海口市委市政府召开专门会议,对舆论关注的焦点进行了回应:5月1日

孙新阳强调,要立即展开调查,还原事实真相,依法严惩打人者,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;要看望慰问被打群众及家属并诚恳道歉;要在全市执法队伍中开展警示教育,以此为戒,加强执法队伍管理,决不允许此类事件再次发生。

海口市委市政府表态之后,公安部门对7名参与殴打群众的人员进行治安拘留。同时,秀英区对管理队员不力的区联防大队机动中队长王某予以撤职。

5月1日晚,海口市委决定,中共秀英区委副书记、区人民政府区长、琼华村拆违行动总指挥黄鸿儒,疏于管理监督,对拆违行动组织领导不力,对行动风险评判不够,对干部教育管理不到位,导致发生重大事件,负有重要领导责任,海口市委同意黄鸿儒引咎辞去秀英区区长职务,同时免去其秀英区委副书记、常委、委员职务。

此外,秀英区委决定对长流镇委副书记、镇长张光学“停职检查”,秀英区联防大队大队长王彬则被“免职”。

延伸阅读:警方回应"4·30"长流镇暴力拆违事件:"有群众被打死"系谣言 上一页123下一页显示全文

盖阀排泥阀

螺纹截止阀

流量计

相关阅读